所在位置: 首页 > 访谈专栏 >

张建国:登上世界的台,我要唱中国的戏

时间:2019-01-08 14:57来源:原创 作者:付纯 居学春 点击:
        张建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奚派传人。文武兼备、唱念做打俱全。一九八四年他正式拜张荣培为师,并得到欧阳中石先生的指教,学习奚派艺术,在演唱上继承了奚派严谨工整、韵味浓郁、委婉流畅、行腔百转迂回的艺术特点,并发挥了他自己嗓音宽厚、圆润的特长,演唱腔圆韵足。张建国的上演剧目有《杨家将》、《白毛女》、《油灯灯开花》、《失空斩》、《上天台》、《白帝城》、《乌盆记》、《珠帘寨》、《击鼓骂曹》、《甘露寺》、《红鬃烈马》、《将相和》、《赵氏孤儿》、《法门寺》、《范进中举》等。
        我希望让第一次听京剧的人,就能够对中国文化留下一种美的感觉,让他有继续探究和了解的愿望,我觉得就算达到了目的。作为京剧舞台上的名角儿,张建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认识并爱上这项国粹。

        记者:您能不能也给想入门的读者讲讲,京剧应该怎样去欣赏?
        张建国:京剧艺术博大精深,人生百味、忠孝节义甚至人文地理都在其中,它是通过舞台表现、唱念做打来讲故事,一旦熟悉了故事,反过来就会去欣赏它的唱腔、做派,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可以说,京剧既体现了中国人的审美取向,更体现了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这也是它成为国粹的原因。

        记者:您在日本演出的《鞠躬尽瘁诸葛孔明》取得了空前成功,您认为,作为中国的传统艺术形式,外国人接受和喜欢起京剧来是否会有障碍?
        张建国:是的,这出戏在日本十分轰动,场场爆满,他们接受起来毫无困难。一方面是两国文化有相通之处,另一方面,三国的故事在日本几乎是家喻户晓。其实从这个事实就能看出来,外国人欣赏京剧并不应该有太大障碍。可能对于西方人来说,在唱词方面有些障碍,但优美的韵律、舞台表演,甚至我们的戏服、脸谱,都能让他们领略到京剧的味道。
        记者:您希望通过京剧让来到北京的人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张建国:作为一个京剧演员,我希望如果是第一次看京剧的人,能够通过它对中国古老的东方文化有一个很美的感觉,这就够了。这就足以吸引他们进一步去欣赏、赞叹,并对这么美妙的艺术感到折服。我相信,这些外国友人会带着一个好的印象离开北京,说不定还会再回来。我相信,京剧是有这样的美感的,而这样的美感在全世界都是共通的。
        由张建国为领衔主演的《鞠躬尽瘁诸葛孔明》,是剧院对三国人物的了解特别整理、修改的新编三国戏。从诸葛亮出道到归天,浓缩了《初出茅庐》、《长坂坡》、《火烧赤壁》、《空城计》、《五丈原》折子戏的内容。音乐设计方面将日本著名诗人土井晚翠的配乐诗歌《星落秋风五丈原》中的音乐元素融入到京剧音乐中,演出效果非常好,受到了观众广泛赞誉。该剧一改才子伴佳人的排场,以京剧老生戏路为主,讲述诸葛亮从初出茅庐到五丈原亡故,生平还顾之礼,赤壁大战,空城斗智,五丈凄寂的盘曲故事。由取得戏剧梅花奖的三位得主领衔主演:中国驰誉老生张建国、裘派名家邓沐玮,京剧名旦陈淑芳,三朵梅花争相绽开。
        张建国表示称,国家京剧院领导对我栽培多年。张荣培先生、欧阳中石先生、朱秉谦老师、曹韵清老师,都是我的恩师。当年我来到国家京剧院,在国家京剧院这个艺术氛围中,在吴江院长、高牧坤老师等一批艺术家感召下,我在学习,在成长。奚派是我成名和学习的艺术,我因奚派成名,但我不会因为学其他艺术,就淡化了对奚派艺术的追求,它永远是我学习和追求的目标。我在继承奚派时,还要学习奚啸伯先生的艺术精神,按照我的老师张荣培先生和欧阳中石先生及各位老师给我的要求,多学,博学,提高自身文化素养。我离不开剧院各位老师的栽培,更离不开三团的合作者和我们的同志。让我们大家一起为京剧的腾飞,为中国文化的复兴,把京剧艺术同新时代结合,踏踏实实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的后半生将继续学习、学习、再学习。
       张建国作为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做到以人为本,和谐办团。这种和谐不是人际关系,还包含艺术、行当、年龄结构的和谐。这几年来,三团在我院方方面面承担了重要的演出活动。在俄罗斯举办中国文化年,三团演出《东方神韵》,这些对中日友好和中俄友好起到促进作用。
       曹韵清老师说张建国没有忘记作农民儿子的质朴情结。我还发现,他很愿意和文人接触。定期拜访欧阳中石、范曾、王铁成等先生,所以张建国的表演有书卷气。他有今天,是一种综合性素质的渗透和体现。最后我用莎士比亚的话与张建国共勉:“过去的仅仅是序幕。”
 
 
 
作者:付纯 居学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