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访谈专栏 >

没授称号的英雄张兴武(一)

时间:2019-03-04 14:0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史光柱、苏煜尧 点击:

       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批批芳华年龄的血性男儿投入到惊涛骇浪的沙场,张兴武便是其中一员。他出生在河北定州,1966年出生,1982年10月应征到原昆明军区14军118团服役。1984年4月28日,在我军收复老山作战中,刚满十八岁担任卫生员的他冒着地雷、炮火和各种枪弹生死转换,先后抢救了包括战斗英雄史光柱在内的47名伤员。而他一个创造了战场救护奇迹的人却悄然隐退,因名额受限没被授予英雄称号。他的故事动人心魄,至今还牵动着众人的心扉。

没授称号的英雄张兴武(一)

阵地上的张兴武

       英勇善战,打硬仗打恶仗,是这支部队的特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屡建奇功是这支部队的简历。1984年4月28日这支光荣团队临危受命主攻老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山主攻团。张兴武是老山主攻团主攻营3营9连的一名战士,是著名战斗英雄史光柱的战友。有所不同的是他不是什么枪手射手,而是一名战地卫生员。

没授称号的英雄张兴武(一)

临战训练,卫生员张兴武与班里战友

       按任务划分张兴武所在的9连作为老山主攻营的左翼攻击连,担负着突破57号高地,夺占50号高地,而后向老山主峰进攻的艰巨任务。

       2排、3排攻打57号高地,拿下阵地。3排转攻为守,即可掩护1排、2排穿越纵深攻击50号高地,又可协助8连正面攻击主峰。

       战斗出人意料地开始了。为什么出人意料?因为敌人的地雷不是围绕高地半山腰不间断地埋设,而是有选择的设置不规则雷场。只要是隐蔽处不便于火力覆盖的地方,都埋设了地雷,留下虚虚实实不同的缺口供我军进攻,以便集中火力打击我军。二是敌人在阵地前沿我军有可能潜伏的区域设立火炮封锁区,进行地毯式轰炸。因此,9连还未攻打57号高地便出现了伤亡,张兴武随身携带的60个急救包很快用掉了1/3。

      57号高地位于老山主峰一侧,离主峰300多米,草深林密,地况复杂。2排、3排冒着敌人一次次炮火拦阻,穿越雷区跟敌人展开殊死决斗。战斗打响伤亡不断,张兴武的任务不是哪里有火力就到哪里,而是哪里有伤亡出现在哪里。

       阵地上弹雨横飞,炮弹声、枪声响成一片。

       战斗中,罗光华胳膊负伤,张兴武低姿匍匐爬到他的身边,撕开急救包给他包扎。包扎完毕后,让他和腿部受伤的伤员互相搀扶后撤,他们走出二三十米远时,一发炮弹在身边爆炸,张兴武目睹战友牺牲,心中万分悲痛!

       4班战友郭从周腿部肩部受炮弹伤,在张兴武包扎伤口时,郭从周眼睛盯着阵地,心急如焚地催促张兴武快点。

       炊事班班长文明勇搬运重伤员,眉骨被敌弹片击中,鲜血涌出,文明勇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将一名重伤员揽在腋下,从暴露在敌人火力的地段,急速飞奔将战友抢送到张兴武身边……

残酷的战场上伤员陡增,有的是张兴武冒着炮火去包扎,有的是战友穿越枪弹送到他面前。包扎好的伤员,轻伤不离火线,重伤员让担架抬走。意料之外的是让担架抬走的重伤员,有的不愿撤离,危急关头再次拿起武器投入战斗。

      5班副班长粟多武就是这样的人,胯部负伤坚持战斗;5班班长杨孝也是这样的人,胳膊枪伤、臀部大面积炮弹伤,依旧坚持战斗;4班轻机枪手秦安金是这样的人,左脚掌被地雷炸断,张兴武捆扎好他大腿根的主动脉,他拖着炸断的脚掌,不顾阻拦坚持战斗;副连长孙明玉也是这样的人,双腿负伤无法站立,依旧不愿撤离,一边坚持指挥,一边为赶来增援的战友指示目标。像这样经张兴武救护包扎的战友比比皆是,郭从周、田应民、王龙贵、季光能等等战友都是负伤包扎后再次投入战斗。

       他们有的冲锋,有的掩护,有的张兴武叫得出名字,有的连名字都不知道。叫的出名姓的是9连战友,叫不出名姓的是其他连的官兵,大家视死如归一同谱写荡气回肠的英勇诗篇。

       为什么其他连的战友加入到九连攻打57、50号高地战斗行列?那是因为老山草深林密,地况复杂,战前规定,凡是掉队的,迷失方向离开本部的,不管是谁,身处何地,哪里枪响就向哪里靠拢,枪声就是命令。大家听到枪声,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连队都加入战斗。因此,张兴武救护的不仅是3营9连的战友,还有师指、无后座力炮连、1连的战友。此外,还包括1营重机枪连的好多战友,有一个班5个人同时被炮弹炸伤,4个是重伤,张兴武全力抢救。

       1连一个班掉队,听到57号高地厮杀,匆匆赶来。几排炮弹砸来,班长和两个战士负伤,张兴武高姿匍匐爬到他们身边,一摸身上的急救包只剩一个,一个急救包如何救护?没有急救包等于断送战友生命的希望。情急之下他和两个轻伤员一起顶着狂轰乱炸到烈士身上搜寻急救包。

       这边战友的伤口还没处理完,另一边又在呼喊卫生员,时间就是生命,一分一秒不能耽误。张兴武处理好战友的伤口,脱下衬衣撕成布条,交给战友让他们挂在树枝上,为的是留下标记,告诉赶来的担架队,这里的伤员需要及时抬走,然后抓起药箱,弯着腰向呼喊卫生员的方向奔去。

      采访中,我们问到张兴武衬衣的事。他说,当时急救包不够用,都用完了,标志物也用完了,受伤的战友太多,就把自己的衬衣撕成条,一方面先止血充作绷带,另一方面也要系在树上当白布条做标志,救护人员看见标志好救护。

      这件衬衣撕掉1/3多,当时战场环境差,没有衣服换,他还一直穿着这件破碎的衣服。后来,从战场下来后才脱下来,在南温河洗衣服时看这件衬衣实在没法穿了,就扔掉了。第二天,军史馆来人找他要这件衬衣,他说,你们早来一天就好了,头一天下午刚扔掉。

       张兴武的衬衣没能作为文物留存下来,非常遗憾。我们在心中想像着这件被撕成条的衬衣,想像着那一绺绺白布条给多少战士止血、做标志,给他们带来生的希望,想像着当时卫生员张兴武是怎样焦急迅速地抢救伤员。特别期望现在有人能把这件衬衣画出来,按照张兴武的描述,再现那件救命的衬衣。(史光柱、苏煜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