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访谈专栏 >

莲池书院留给后人的启示

时间:2019-03-14 10:13来源:魅力997 作者:付纯 点击:
主讲人:郑新芳
        郑新芳,河北唐山滦州市人。1966年毕业于河北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1989年加入中国作协河北分会。现任新莲池书院院长,《莲池学刊》主编。曾任《学语文》报总编,河北省莎士比亚学会副会长,保定莎士比亚学会会长,保定“中语会”副理事长,保定一中副校长,保定教师进修学校书记,保定市政协七、八、九届委员等职。出版《诗美品鉴》《心海飞梦》《永远的诗美》《恋歌·放歌·漫歌》《审美论稿》《保定名胜古迹诗话》《月旦名流》《情牵梦绕芦苇庄》等十余部专著;主编出版《记叙文写作技巧示例》《议论文写作技巧示例》《说明文写作技巧示例》《百年名校风采纪实》《实践与探索》《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保定旧志集成》《雄安新区旧志集成》等114部;在《人民日报》《天津日报》《黄河文学》等报刊发表文章1000余篇。
莲池书院与书院文化
——新莲池书院的前世今生



 
第八讲:莲池书院留给后人的启示
       清朝晚期,随着西学东进,清政府下令停办书院,学习西方开办新学堂。莲池书院在铸就中国书院文化的辉煌之后,于1903年停办。当时著名学者胡适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发出感慨:“惜乎光绪变政,将一千年来的书院制度,完全推翻,而以在德国已行一百余年之学校代替此制,诩为自新。使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
此论发人深思。那书院到底给后人留下怎样的启示呢?
 
       1、书院,顾名思义有很多的书。
书是什么?是人类社会文化发展的“总结与结晶”,人类积累的智慧、知识都留在书里了。书院的兴起,与中国纸质书籍的出现并大量印刷有直接关系。莲池书院有名,也与它的藏书多有关系。保定在金元时期,张柔的副帅贾辅主持在莲池建了万卷楼,藏书非常丰富。他们灭了金朝,将大量文献图书移至万卷楼,灭了宋,又增加了图书存量,万卷楼在全国影响举足轻重。聘请大学者郝经管理万卷楼。元代大诗人大学者元好问,为写《金史》几次来保定,找张柔,找贾辅。莲池书院学生看书多呀,腹有诗书气自华!万卷楼与书院发展息息相关。
        2、书院,学生是自主学习。
书院不同于官学、私学,是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看书、研究、写文章、著书立说,这是培养创造思维,培养创造能力。例如,黄彭年在万卷楼前建了学古堂,开设朴学课,朴学就是古学,他叫学生写读书日记,要求学生把读书的进程、心得和疑难,逐日记载下来。这些日记黄彭年逐篇改定,他做主编,每月印刷,每年8册,共出版32卷,书名定为《莲池书院肄业日记》。学子在这里学到许多经史学问,学术人才脱颖而出,成为学术大家的不乏其人。张裕钊干脆叫学生写论文,最后编辑《学古堂文集首卷》,交李鸿章审阅,可惜的是未等出版就离任了。吴汝纶接任,不但继续倡导学生写论文,而且做精心的评点,将张裕钊编的《学古堂文集首卷》与他编的《学古堂文集二卷》一块出版。
        3、书院环境育人。
        古代书院大都建立在山林大野这种僻远、开阔、幽静的环境,不但陶冶情操,还有利于学生大思、彻悟,有利于生长真正的见识,在这里读书,更是在读天空、读土地和读山林。纸上的东西与地上的东西交融、汇合,有利于创造性火花的产生。我们学校的毛病是从文字到文字,从书本到书本,一样的曲调,一样的声音,它不利于思维、见识和人格的培养。没有接地气的文字,没有接地气的学问,绝不会有大手笔创建和建树。莲池书院被誉为“林泉幽邃,云物苍然”,保定诗人有“宴罢不知游上谷,几疑城市有蓬莱”的诗句,这地方成为“人才的渊薮”不是偶然的。
 
         4、书院,院长就树立了圭臬。
        书院由硕学巨儒执掌,本身就是一种号召吧,就树立了圭臬。书院院长有爱民之心,怜悯之心,有忧患意识,有家国情怀,不能是酸腐文人。莲池书院院长是全国遴选,很多是国内学术顶尖级人物,如方志大家章学诚。不说了,我们就说说后期的几任,黄彭年、张裕钊、吴汝纶,哪个不是文学大家、学术巨擘?黄是《畿辅通志》300卷编写者,张是书法“南宫体”“张体”创始人,吴是京师大学堂首任总教习。莲池书院创办初期有状元毕沅,最后有末科状元刘春霖,不是偶然的。
莲池书院和书院文化,是历史留给世人的一笔丰厚的宝贵遗产,需要后人很好的挖掘、研究、整理,并发扬光大。
 
来源: 魅力997 付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