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最爱家乡的“羊角辣”

“望都味道”开栏语

时间:2019-02-22 13:22来源:望都网信 作者:一善阁 点击: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一个人,生命中最初的记忆,都是关于味道的。尤其是从小时候开始,那带有地方特色风情和独特味道的一道道美食,打开了我们对味觉的感知。无论过去多少年,也无论我们历经星辰大海,那骨子里的乡风乡情乡音乡味,都深植于记忆里不曾遗忘,甚至深深地镌刻在我们的基因里难以抹杀。
  望都,这个背倚太行、一马平川的平原小县,悠久的历史、肥沃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智慧勤劳的人民,而这里的百姓,又用这种淳朴和智慧,赋予这块土地更丰富的生活内涵。独具地方特色的望都味道,就是人们长期生活积累的结晶。如今的望都,不但保留有众多的传统民间美食,更发展起了诸多食品加工企业,造就了一个个活色生香的“望都食品”的品牌企业和产品。
  为了让世界了解望都味道、望都食品,本平台今日起开办“望都味道”专栏,意在通过平实朴素温和的语言,传达望都美食的讯号,让更多人了解望都和望都食品,爱上望都和望都食品,发展望都和望都食品,让望都变得更加富强美丽。
1.最爱家乡的“羊角辣”

 
       每每说起我们望都的特产“羊角辣”,那成片的辣椒地、那一嘟噜一串串红艳欲滴的红辣椒、那农家屋顶上辣椒玉米红黄相见的壮观景象……这一幅幅生动的画面便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那炸辣椒、炝辣椒、腌辣椒的香味儿在味觉的记忆里回荡不绝。
  “羊角辣”这个名字,不知道最初出自谁的创意。但我敢肯定,这个人一定对望都辣椒的椒尖儿那俏皮的一钩一拧充满爱意;他也一定是个喜欢吃辣椒但却怕辣的人,感于辣度适中的望都辣椒善解人意,于是象形会意,想到了性子温和敦厚的绵羊和它那可爱的双角,于是,“羊角辣”这个名字便伴着这些可爱的精灵们走过了几百个春秋冬夏。
  说实话,我并不爱吃辣味。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逗我玩,故意拿大饼抹了辣酱让我吃,辣得我哇哇大哭,从此便对这种红红的小怪物敬而远之。长大后,对这种不少人钟情的辣度适中的“羊角辣”仍然心怀余悸,常常是浅尝辄止。但对民众寄予望都辣椒的那种深深的感情以及历史文化赋予它的种种深远意味却颇感兴趣。我不擅烹饪,却因为这种兴趣而对望都的辣椒菜留意起来,也因此越来越喜欢向朋友同事索取人家家传独特配方的辣椒制品,不为口福,只为咂磨其中的风情万种。他们送我的辣制品,原料或用尖椒,或用泡椒,也有的用纯正的“羊角辣”,配料则五花八门,各不相同。时间长了,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凡是吃的主料、配料,都可以让他们拿来添加到辣椒菜里,巧妇随手一亮,便是千滋百味,绝无重复。于是,在我的餐桌上,便常年用各种小碟小碗盛着各式各样的辣椒酱、辣椒酥以及根本叫不上名字来的辣椒小吃。每餐挑起一点点,细细品尝,那些同事朋友们的音容笑貌便跃然眼前,对照辣椒与人的性格特点,倒真的应该是“辣如其人”。
       我曾经在街上遇到这样的情形,临街窗户里飘出一股炸辣椒的香味,我正沉浸于其中,几个摆摊的大嫂却哈哈笑道:“油太热了,辣椒肯定糊了”、“油里没放姜末,这人肯定不会做饭”、“用的是朝天椒,这家伙太爱吃辣”,一个比较敏感的大嫂还被呛得连打两个响亮而夸张的喷嚏,打完后还惬意地说“痛快”……我惊异于这几位辣嫂敏锐的嗅觉和对辣椒烹饪如此的熟稔。时间久了,每每走在城市小区、农村街道,谁家烹制辣椒菜肴的味道扑面而来时,我也能像老望都人那样,稍吸一口气便能品出烹制辣椒的火候、做法、辣椒品种、有没有什么附料等等,我正在逐步成为一个地道的辣都人。
        工作性质的原因,我常常到农户的家里去。时间久了和他们做了朋友,甚至会应邀坐在炕头上与他们共同分享农家主妇们的地方美味小吃,大饼辣酱、玉米面饼就炸辣椒、辣椒炝土豆丝、缸腌青辣椒……虽没有大鱼大肉,但辣都百姓的热情、“羊角辣”的香辣却让我热汗淋漓,赞不绝口。而更让我享受的,还有农家大爷大妈们一边抽着旱烟,喝着小酒,一边津津有味地讲着关于辣椒故事、尧母传说、新颖小调,尤其是那些经过一代代人不断加工的辣椒故事,或玄幻灵异,或真挚感人,或荒涎捧腹,就像那“羊角辣”一样,虽千滋百味,却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对正义和善良的赞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羊角辣”成就了望都这个北方小城“中国辣都”的美誉,也使她自己的灵魂在这里成长、升华,并像花儿一样香飘四海。这个在望都大地行走了四五百年的精灵,它的淳朴热情、坚忍不屈,连同那九龙河的曲折绵长、新颖调的回旋顿挫、尧母故事的美丽深沉,已经融入了望都的每一缕清风、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灵魂里……
 
 
 
来源:望都网信
作者:一善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