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社会民生 >

驻村日记之二十二——《正月纪事——愿我们被这个世界温柔地爱着》

时间:2019-03-15 09:11来源:独家责任 作者:未知 点击:

    《正月纪事——愿我们被这个世界温柔地爱着》

2019年正月,在大多数时间里,两个世界里,我被泪水包裹,悲痛的无奈,爱心的感动:赵国忠家园被烧为灰烬,爱心志愿者让他从失去信心,到对生活充满信心,大兴安的小白宇吃上了饺子,可十五那天失去了父亲成了孤儿,70岁的闫来,拉上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新板胡,却流下了泪水…

 我和辉哥送慰问金

大年初四,高碑店的王东辉大哥打来电话,说“文坡,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这儿募集了6000多元钱,想去你的驻村做个慰问。”

辉哥是个诗人,平时喝茶、饮酒、写诗找乐子,在为小英雄联系捐助中我们相识,憨憨可掬的笑容,刚刚见面就没有了陌生感。
 


 

说心里话,对捐钱捐物式的扶贫,我并不是很赞成,年前王聪、慈英等几位朋友要打钱过来慰问,我都退了回去,我告诉他们不在直接以钱物帮助扶贫,春天和我一起做“周转猪和羊”吧。  

     2月12日,城里的天不是很蓝,雾霾和雾气,让人压抑,辉哥和我在易县高速路口聚集后,上张石高速,直奔碾子沟村。

    在安排这次慰问活动前,我和碾子沟村支部书记闫树明,做了一次细致排查,为的就是把慰问金送到最需要的百姓,不局限于建档立卡户和贫困户。
 


 

        我们这样的做的安排:涉及到贫困户有两户,一户闫忠,生活半自理,没有经济来源,一户是吕桂平大叔,去年做眼部手术,第二次纠正第一次眼部手术的遗留问题时,在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花费了4000多元,却最后被医院走了整容项目,一分未报,这两个贫困户每人500元;建档立卡脱贫户闫山,去年房屋烧成灰烬,我曾发起过募捐,先后收到捐助16000元左右,这次捐助700元。其他捐助:闫会,一个孤寡老人,去年患脑血栓,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捐助1500元,而闫贵这个贫困家庭,儿子有病,常年住院,捐助2000元,而刚刚做完支架手术的单身汉吕连弟捐赠了800元。


 

    按着这样的安排,我们到达碾子沟村时,天虽不是那么蓝,但有着干草味道、黄土味道的空气中,也让人心旷神怡,像是突入进入了一个仙境的世界。这也是我来碾子沟村后,让我喜欢上的缘故吧,觉得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按着安排的慰问线路,走完碾子沟这几户,是十一点钟,期间那些感动和泪水,不想在这里“矫情”表述,我想对辉哥和海彬哥说的就是两个字:感谢!易县好人王秀荣,是大盘石人,成年累月照顾98岁的老母亲,和智障的弟弟一直感动着我,去看看秀荣大姐,成了许久的一个心愿,这次我把慰问最后一站定在了秀荣大姐家。在秀婷大姐的母亲家,大姐刚刚为老人擦洗了身体,喂了饭,他的弟弟在一旁闹着脾气,辉哥把730元交给大姐时,我告诉大姐: 感谢您为十里八村的群众树立了榜样!我和我的“独家责任”不仅仅会关注弱势群体吗,真善美的正气也要弘扬!


 

大姐,流泪了,我轻轻抱了抱大姐的肩,说了一句话:大姐,您是榜样!

闫来:音乐让我不再孤独
    “东方红,太阳升……”碾子沟村的闫来,拉起了北京兄弟帮扶中心杜小龙、张岩雄、高峰送来的板胡,老泪纵横。

“我们哥俩相依为命,有时夜黑下来时,那种孤独和寂寞,让我烦躁可怕,可我拉起‘胡胡’,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就忘记了孤独,有时我感到音乐是支撑我们哥俩活下去的快乐。”闫来2005年因车祸架起了双拐,双拐是哥哥帮助他用木头打造的,“二胡”是自己用木板拼制的,用哥俩口头禅说:就是“找乐”。
 


 

2018年11月,北京兄弟帮扶中心就“流动工厂”事宜,与我这个驻村干部联系时,我带领他们转了几户我的建档立卡户,到闫来家时,闫来正拉着自制的“板胡”,旁边放着木质的双拐,小龙他们被闫来老汉乐观地面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情怀感动,承诺为闫来买板胡和双拐,2019年3月2日,闫来收获到了他人生中作为重要的礼物:双拐和板胡。在闫来的土炕边,兄弟帮扶中心高峰为闫来的板胡,拧好琴弦,上好了松香,闫来拉起了《妈妈的吻》、《东方红》、《社会主义好》等乐曲,前来的易县蒲公英志愿者联盟的王艳强、霍福生也跟着音乐,高声合唱。


 

欢笑和泪水,失声和痛哭的闫来,面对北京电视台的记者,说我们工作队的好,说我的好,我把手放在他的双肩说:记住,这是北京的爱心人,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好!

 白宇:孤儿处处有亲人

白宇父子年三十吃上了饺子,但这欣慰,没过多久,正月十五晚上,白宇给我发过来的一条微信:叔叔,我爸爸没有了,送去尸检了。

我盯着对话框好久,才打出第一个字,怎么回事?随即,我们有等到白宇回复信息,就打通了白宇的电话,一个残酷冰冷的事实:白宇成了孤儿。
 


 

但我知道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小白宇要面临的的生活,但我还是不敢想象:一个一直在校园里读书的十七岁的孩子,要面对的一切:父亲车祸事件还没有处理,车祸后鼻血和吐血,需要法医做出鉴定,父亲车祸后乡亲的借账怎么归还?破旧的小院里,如何面对黑夜?什时候父亲才会入土为安?

白宇说“怕,怕黑夜,也怕白天,和爸爸在一起,穷不可怕,有爸爸在,心里踏实!”

白宇说这话时,泪水突然像决堤的水一样,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白宇最终被他的在南城寺高庄的姑姑接去了,我告诉白宇:“别怕,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白宇成了孤儿》几句简单的话和图片,引起了读者的极大的关注,和孩子一起在衡中读书家长远在张家口怀来的柯永霞在为“独家责任”打赏扶贫基金捐赠1000元后,又打过来了1000元说:“和咱们的儿子一样大,我心疼,帮帮白宇吧!”,而另一位在保定的衡中家长王晋打过来200元说:“不多,帮帮孩子吧!”,王晋这个兄弟我从未谋面,但每次对我的《驻村日记》都要打赏,他说做的是好事善事,兄弟就会支持!而十九大代表全国优秀教、衡中的王文霞老师在我的《小英雄说‘不后悔’》驻村日记刊发后,更是捐来5000元,说不能让英雄流血有流泪……

感谢你们,衡中的老师和家长,一路有你们陪伴,更让我明白爱是什么,更让我觉的我做的就是件有意义的的事儿。
 


 

中淇律师事务所刘学永,看到白宇父亲的车祸交警部门的鉴定书后,说他愿意帮助白宇,发起公益诉讼,而在高庄的支部书记陈建民也打来电话说:“他见到了白宇,白宇总是哭,他也想想帮帮他……”而河北大学的张金凤教授也在微信上和我说:“他愿意为白宇提供帮助。”

3月2日,北京兄弟帮扶中心、北京哈雷、北京老炮摩托车队,我把白宇的情况和他们做了个说明,他们改变去寨头村的行程,先来到了白宇家,送来了慰问,当场捐款1800元,北京兄弟帮扶中心的中国好人杜小龙并承诺说,他愿意承担孩子的学习费用。
 


 

白宇的泪水一直流着,但车队掉头,白宇深深地鞠躬,一个车手又走了下来,扶着白宇的双肩,有些哽咽说:“好好学习,有我们在,你不是孤儿!”

我转过身,登上车,双手捂住脸庞,满手是水。

赵国忠:大火无情,兄弟有爱

大年初一的一场大火让赵国忠家化为灰烬,一度绝望哭泣,站不起来。

大年初一北京兄弟帮扶中心、“独家责任”公众号、易县蒲公英志愿者联盟以及有大爱大义的乡亲帮助和支持,让赵国忠一家人重新鼓起来生活的勇气,有了在废墟的家园上建设家园的信心和勇气。
 


 

大年初一那天,感到一百公里的桥家河寨头村时,见到老赵,他除了哭就是苦,他的妻子更是一言不发,而上学的儿子捂着脸,不敢正视前来的乡亲和爱心团队。

这是一个被大火烧毁的家,这是一个最为脆弱、最需要帮助的家,最需要给他们力量和信心的家。

“独家责任”现场连线北京、北京兄弟帮扶中心为老赵家单独建群募捐,大公文汇传媒集团顾大鹏、燕赵晚报石英杰、“独家责任”的读者和朋友们等发起的募捐,给这个寒冷冬天增添了暖意,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充满爱!
 


 

截止到正月初十,独家责任发起的各项捐款停止,共接收到捐款34956元。而整个捐款达到9万余元。

本来由北京兄弟帮扶中心、易县独家责任●兄弟帮扶中心在腊月十二那天,把募集的款项和衣物,送到了赵国忠家,可因大雪的缘故,与该乡党委书记牛海利商定后,定在了3月的第一个周末。

3月2日,爱心从四面再次聚集,“独家责任”公众号、北京兄弟帮扶中心、哈雷和老炮儿摩托车队、易县蒲公英志愿者公益联盟等聚集到了张国中家被烧毁的宅院,老赵面对北京电视台的记者、面对众多的志愿者团队,没有在掉泪,而是信心满满地说:有大伙的帮助,给了我信心,一定在废墟上把家园重新建起来!
 


 

而那个孩子也不再双手捂脸,对“独家责任”说:叔叔,我会努力学习,更会把社会给我们的爱,我也会传递下去……

孩子话,突然让我哽咽……

      《驻村日记之二十一——年三十和初一我被感动的流泪!》一文,共收到 89位读者和朋友打赏4321元。希望能得到您的继续支持和帮助。《驻村日记》打赏将全部用于需要帮助的贫困个人。同时打赏款项将由公众号“独家责任”的法律顾问,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北京律师协会公益律师团公益律师、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委员、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民事研究委员会委员刘学永先生全程进行